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查看帖子

水资源不足成发展短板 北京每年“缺水”12亿立方米

发布: 2013-3-20 21:08 | 作者: admin | 来源: 水损控制网

北京每年“缺水”

  12亿立方米

据专家介绍,一座城市或一个地区的现实承载力可根据“木桶理论”来确定。如果说,木桶容纳水量的多少取决于最短的桶板,那么,城市或地区的现实承载力则由各单项资源和发展条件中最小的一项来确定。而北京地区的最“短板”是“水资源”。

蓝皮书指出,京津冀属于“资源型”严重缺水地区,人均水资源远低于国际公认的严重缺水标准。按照国际公认标准,人均水资源低于3000m3为轻度缺水,低于2000m3为中度缺水,1000m3为重度缺水。2011年北京水资源总量为26.81亿m3,按照2011年末常住人口2019万人,加上流动人口约240万人,北京市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为119m3,远低于国际人均水资源占有量1000m3的重度缺水标准。2011年天津市水资源总量为15.4亿m3,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为116m3,约为当年全国人均水资源量的1/15。即使是河北省,绝大部分地市行政区水资源也极为贫乏,人均水资源占有量远低于国际严重缺水标准。

蓝皮书研究分析显示,北京市的水资源人均需求量约为345m3。以此推算,北京市当地水资源只能承载667万人,相当于现有人口规模的40%,现实供水量的水资源承载力约1000万人左右,相当于现有人口规模的60%。

北京和天津的现实供水量均高于当地水资源量。北京市多年平均水资源量为23亿m3,近年来用水总量在35亿m3左右,用水缺口约12亿m3,主要依靠地下水超采和从周边省份的调水来弥补。由于人口快速增长,生活用水已占用水总量的44%。如果人口持续膨胀,南水北调的水量将会被快速增长的人口所吞噬。天津市正常年景下水资源量约12亿m3,近年来用水总量约23亿m3,用水缺口约11亿m3,主要依赖引滦工程和引黄工程的调水来弥补。

京津冀

  地下水告急

一个区域的水资源消费实际上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来源于当地水资源和跨区域调水的“看得见”的水资源;另一部分是隐含在区域间商品与服务贸易中的“看不见”的虚拟水流动。蓝皮书用“水足迹”来表示实际用水需求,既包括直接的水资源消费,也包含间接的水资源消费。2007年北京市的水足迹为57.48亿m3,天津市为31.52亿m3,而当地水资源量还不到水足迹的一半,现实供水量也小于用水需求量。现实供水量与水足迹之间的缺口主要依靠来自区域之外的虚拟水净流入来弥补。关于北京水足迹的计算结果显示,“外来引入水”的比例在逐年上升,由1997年的34%上升到2007年的50%。

虽然2006年以来京津冀地区水资源数量由于雨水资源量的增长而呈现增加趋势,现状用水量因结构调整和节水节能等措施也呈现一定的下降迹象,但地下水超采严重,地下水埋深增大。根据水利部发布的《中国北方平原区地下水动态月报》提供的数据,2012年7月初,北京大部分平原区地下水埋深12至50米,天津大部分平原区地下水埋深1至8米,河北省的保定、石家庄地区地下水埋深一般12至50米,局部超过50米。与2011年同期相比,大部分地区地下水埋深增大,地下水储存量减少。唐山、廊坊、保定和沧州地区的地下水开采量分别超采37.31%、82.40%、63.76%和73.71%。

京津冀一方面淡水资源不足,另一方面水质量在恶化。主要表现在城市地表水和地下水源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部分水库出现富营养化现象并呈加剧趋势;各大流域水生动物数量明显减少。由于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线建设相对滞后,水体纳污承载力接近极限。水环境问题不仅严重影响城市景观和人居环境质量,而且还会进一步加剧水资源的短缺。

空气

  大气污染成生态“软肋”

在2013年初我国大范围地区持续遭遇严重的雾霾天气进而造成严重空气污染的地区中,京津冀地区情况最为严重,北京、石家庄、保定、邯郸、天津、沧州、廊坊、唐山等城市都发布了大雾橙色预警。雾霾天气增多是空气质量恶化、危害加重的突出体现。根据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的空气质量实时发布的信息,从1月10日至14日夜间,北京市污染等级普遍达到最高的“严重污染”。在全市35个环境监测站中:12个城区全部都是六级严重污染,11个郊区有8个是六级严重污染,2个是五级重度污染,即使北部和西北部的昌平、定陵及京西北八达岭也是五级重度污染。导致雾霾天气持续,空气质量下降,既有气象原因,也有污染排放原因。在北京市的大气污染物中,PM2.5一直是首要污染物,主要来自扬尘、机动车尾气、燃煤及挥发性有机物等,是人口、产业、交通、生态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提高空气质量需要采取综合措施和长期不懈的努力。

 土地

  “生态超载”河北成“短板”

随着近年来人口膨胀速度加快,京津冀地区自然环境急剧恶化。水土流失、土地沙化、沙尘暴与环境污染和生态退化等并存。水土流失主要发生在西部和北部的太行山东坡、燕山山地,冀北地区对京津风沙天气影响比较大。土地过垦、草原过牧等资源耗竭型的发展模式,造成了草场及植被的严重损坏,自然环境陷入恶性循环。经研究和测算,天津、唐山、石家庄、邯郸、保定、邢台6个城市“生态超载”,其中生态超载状况最为严重的是邢台市。分析造成生态超载的主要原因是经济发展以工业化为主导,第二产业在地区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均接近或超过50%,由于工业快速发展产生大量废水、废气和固废排放,导致大气污染、环境恶化,使生态系统受到破坏。

京津冀各地生态体系的建设不同步。北京市绿色生态建设起步早,起点高,发展快,已由追求“绿”向“美”的方向提升。天津市基础好,湿地面积大,生态环境优势明显。相比之下,河北省的绿色生态建设差距较大,集中表现在:整体绿化水平低、森林资源总量不足、分布不均、质量不高。近一半的县(市)森林覆盖率不足10%;人均占有林地面积不足全国平均水平的1/2,全省尚有380多万公顷宜林荒山荒地和低质林地需要绿化和改造;沙化土地和水土流失面积大。据监测,河北省现有沙化土地面积240万公顷,占全省总面积的12.8%,地处坝上和京津周边的两大沙区、六大风口、五大沙滩和九条风沙通道,对京津地区的生态环境有较大影响。全省现有水土流失面积近6万平方公里,占山区面积的51.2%,不仅导致耕地生产力降低,而且对密云、官厅、潘家口水库和南水北调等水利设施造成威胁。另外,河北省湿地面积比新中国成立初期缩减一半以上,湿地的生态作用大大降低。在湿地问题上,不只是河北,北京和天津也存在同样问题。

记者 李莉

专家支招

加快大都市周边

新城建设

如何从实际出发,探寻实现京津冀人与环境和谐发展的内在机理和有效路径?蓝皮书专家给出了一系列建议——

积极推动小城镇建设

国内外大都市实践发展证明,大城市规模过度膨胀,城市功能过于集中,会导致交通拥堵、环境恶化、住房紧张、公共服务压力过大等“大城市病”,因而国内外多采用以建设新城方式来疏解中心城市的承载压力。京津冀应积极推进小城镇建设,尤其应加快大都市周边的新城建设及中小城市发展,增强它们的产业发展、公共服务、吸纳就业、人口集聚功能。这样既可以从空间上有效抑制中心城市“摊大饼”式的无序蔓延,促进中心城区部分功能的有机疏散,缓解大城市资源环境的承载压力;又可以在产业转移、升级过程中,既进一步强化中心城市的核心地位,带动整个区域的经济社会发展;还可以进一步优化空间结构,保护生态环境。

转变发展方式发展循环经济

转变发展方式要从集约使用土地、高效使用水资源、能源等入手。对于水资源,要按照节约使用、优水优用、一水多用和重复利用的原则,实现各类水源的联合调度和优化调度。集约使用土地方面,应该引导产业和人口的合理分布。

发展循环经济要按照“减量化、再利用、再循环”的原则,对已产生的垃圾和废物作为资源加以综合利用,实现废弃物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倡导低碳交通、低碳建筑、低碳消费等模式,建设低碳社会。

区域合作解决缺水问题

通过区域内及区域间(如南水北调)水资源的合理调配来增加水资源可利用量;通过京津合作推进海水淡化工程,也可提高区域水资源的可利用量;通过流域上下游水资源的合理配置、生态补偿与水权交易,实现流域生态的共建共享。同时,加强对节水技术及器具的研发与应用,持续进行污水再生利用。另外,要建立水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补偿制度,严格实施阶梯水价,减少水资源浪费。

增强交通承载能力

统一构建高效的交通运输体系,如增加城市路网密度、建立合理的路网结构,打通城区断头路、堵头路,完善区域道路微循环系统;根据消费层次,实现公交供给差别化,通过相应提高票价和增加舒适度,满足个性化需求,吸引更多私家车主和出租车乘客乘坐公交。

在疏解承载压力方面,可以采取以下措施:一是疏解中心城区功能,加快新城建设,是破解大城市交通拥堵的根本途径。在构建中心城区与新城之间高效快捷的交通网络时,应将知识溢出型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如优质教育资源与优质医疗资源等)与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有机结合起来。二是加强京津等中心城市与周边城际交通的通达性,缓解核心城市的交通压力。三是在交通枢纽站尽快实现各种交通方式无缝衔接,配合推进交通枢纽和交通中心站建设,尽快形成以换乘站为节点,各种交通方式无缝衔接的综合立体交通体系,并在交通枢纽地区规划建设大型地下和地上的立体停车设施。四是加强车辆管理,严格限制车牌的发放量,减少停车占道现象等。

记者 李莉
来源:北京晚报